Left

蓝海文苑

Lan Hai Wen Yuan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蓝海文苑

《拾荒老太》散文诗 作者:张峰 2020-12-10

拾荒老太

有一种人

比环卫工起的还早

路边的圾桶

挨个翻一遍

装满的胶丝袋

塞进绿植里

继续寻觅着 总怕

漏下一张纸片

这些人都是大陆来的

老太太居多

或许日子太单调

或者为了排遣寂寞

也许为了凑点生活费

总之

多多少少能换回些零钱

哪怕三块五块

小区里有一位干瘦干瘦的

老太太

起的很早睡得很晚

基本上烟不离手

每天守着小区几个垃圾桶

偶尔也到外面捡拾一些纸壳

那次我问

大姨 一天能卖几块钱啊

她说 没个准

够包烟钱

小区门口聊天

听门卫说

老太太儿子儿媳都跑出租

收入也是不稳定

家里孩子花钱地方多

本来不让老太太捡垃圾

拗不过

就由着她

时间久了都熟悉了

家里有些纸箱啊

都拿下来送给老太太

偶尔递上一根烟

我也会抽老太太递过来的烟

她悄悄说

就这 捡个破烂

还有人抢呢

还真是

小区里有几个

好在相安无事

小区本来不大

有一个老爷子支起摊子

搞起了理发

五块钱无论男女

别说老师傅手艺真不错

没多久

又一个老头在他旁边也

搞起了理发

四块钱无论男女

这不 成心挑事吗

终于干起来了

两家人扭打在一起

惊动了警察

物业公司生气了

老东西都***别干了

人这玩意很邪门

都有温和的一面

也都有邪恶的一面

另一个捡破烂的老头

今年没有回来

物业的人说

死了

他那半屋子破烂

儿子卖了一百多块

也没给他爹烧点纸钱

人来到世上

是母亲的撕心裂肺

那一声啼哭

莫非后悔跌落凡尘

或者

被眼前的一切惊吓

都不是

是被人间烟火呛到

老太太背驼了很多

耳朵也聋了

还是每天守着

对着进出的人挤出一丝笑意

有时候就想

等我老了会是什么样子

是不是佝偻着腰身

谄媚地看着别人

活了半辈子

总想挺起腰板

老了老了

还要垂下倔犟的头颅

细思极恐

感觉脊背发凉

不免有点悲戚

懒得动弹

脑壳昏昏的

腿也拔不动

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

也许是心累了

跟前的小狗呆呆地

望着我

寻思怎么还不回家呢

你这条老狗

媳妇儿昨晚说

老帅哥

祝你越活越年轻

今年50明年18

屁话

走吧 回家

看看俺媳妇

牛粪上那朵花

一个椰子掉下来

咔嚓

IMG_7115.JPG

Right

海南省南海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 ©2017 All Right Reserve   琼ICP备170016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