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蓝海文苑

Lan Hai Wen Yuan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蓝海文苑

《春宵酣笑醉山兰》 作者:张峰 2021-02-24

春宵酣笑醉山兰


时光飞逝化流年,岁月洒落杯盏间。

细品慢饮又添岁,听风看雨赋新篇。

辛丑牛年在悄无声息中走来,在初绽梅花的幽香中嗅出春的味道。海南岛的春节是候鸟的天堂,新疆、内蒙乃至东北漠河的大爷大妈们花花绿绿装扮者海南的春天,白沙门广场似乎成了东北舞、新疆舞角逐的沙场,震耳欲聋的广场舞音乐冲击着耳膜。

除夕的夜静悄悄,没有烟花礼炮,没有此起彼伏的鞭炮,猫在家里,打开投影,为看不看春晚纠结。

美丽的海南,夜空净得像翠碧的宝石,蓝莹莹的天幕上镶嵌着点点珠玉,忽闪着些许亮光。椰树长长的叶子在轻风中漫不经心地摇曳,海水似乎进入了梦乡,只有远处能听见轻微的鼾声。

今年春节不一样,就地过年也许是最好的选择。身为北方汉子,除夕的晚上是要拿出几个像样的菜来,女人呢,则要带着孩子们包水饺。一节九孔的莲藕,说是最适合调拌凉菜的,把藕削皮,切成薄薄的片,开水里焯一下立马放进冰水中,这个步骤是让莲藕更脆、更鲜,姜末、生抽、老陈醋,就那么搅一搅,一道鲜脆可口的凉拌藕片大功告成。之前,朋友从乡下老家送来两只收拾干净的文昌鸡,做一道海南特色白斩鸡成为了首选,一锅开的水、一盆加了冰的水,按照百度来的菜谱,开水里滚上几分钟过一下冰水,反复几次后开水里煮上十几分钟,骨子里带着血色的白斩鸡竟然摆上了桌面。一番忙碌,粗野狂暴的拍黄瓜、微火慢炒的花生米、外焦里嫩的马鲛鱼片、红红火火的大海虾、绿白透亮的炒水芹,当然,还有北方的石花菜、腊肠片、松花蛋、丸子汤。夫人忙着和面、调馅,喊来儿女一块包起了饺子,猪肉芹菜馅、韭菜鸡蛋馅,不知不觉摆满了两个簸箩,一圈一圈地排排队,暗合着团团圆圆美好意愿。

其实,在海南过年不是第一次,前些年要么父母来海南过冬一起过年,要么我们回去山东和家人团聚。去年的疫情阻隔了来往的路,春节在相互挂牵中度过。要说今年,按道理是一定要回去过年的,父母年纪大身体不好,能多陪几个春节也是难得。

春晚早就开始了,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与其说看春晚倒不如是在听春晚,除了几个流量明星引起孩子的注意,其他也就听听罢了。

热腾腾的饺子满桌的菜,孩子们没有太多的兴奋,因为现在的生活天天过年,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以前对过年的期盼是那么的强烈。穿新衣、戴新帽,闺女插花儿放炮。跟着大人屁股后面去拜年,平常人们舍不得吃的的炒花生、糖果、小糕点不停地塞到大大的衣兜里,一个村子转下来,要往家里送上好几趟,藏在只有自己能找到的地方,美美地享受好久。

时代不同了,国家富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大鱼大肉都不稀罕了,城里人喜欢吃野菜,反倒是对那些打了药的、喂了激素的、喷了防腐剂的东西敬而远之。农村人说,城里人奇怪,乡下喂猪的东西他们当宝贝。没啥可奇怪的,绿色健康生活正成为时尚。

过年总要有过年的样子,很久没有喝酒了,孩子们倒满了饮料,夫人拿出了一瓶黎族兄弟自酿的山兰酒。去过昌江的王下、到过乐东的尖峰,登顶五指山,畅游棋子湾,黎族兄弟的豪爽、仗义竟与山东爷们脾气相投,也有缘结识了不少黎家好兄弟。

山兰酒是用野生稻米酿造而来,甜甜的、粘粘的,能在不知不觉中酩酊大醉。寥寥数语,简洁而真诚的祝福,伴着浓郁的亲情,夫人的脸色泛起了红晕,也许是好久没有认真看过,突然觉得还是傻傻地,依稀还有过去的影子。

醉眼朦胧花似醉,为伊消得人憔悴。山兰美酒敬娘子,娘子笑我酒已酣,我笑娘子不知醉,儿女窃喜合家欢。娘子问我为谁醉,我自骄诩酒中仙。却喟叹翩翩少年罔辜流年,纤尘女子不复旧颜, 风萍浪迹人世间。

视频连线总觉得那么短暂,父母亲人时刻都在惦念,久久不见久久见,久久见了还想见。看到日渐苍老的父母,内心里涌出涩涩的酸。风雨静儿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何尝不想阖家团圆,何尝不想环绕膝前,正所谓“一家不圆万家圆”,疫情当前,责任总要有人承担。

没来海南之前,听着《请到天涯海角来》的曲子,幻想着天遥地远的南洋究竟该是什么景象。入岛十余载,看惯了椰风海韵蓝天白云,见证了海南的发展。也许,自由贸易港在海南又一次掀起壮阔波澜,庆幸,能够成为自贸港建设的一员。希望不远的明天,看到海南的崛起,祖国的南端,天蓝海蓝梦也圆。

IMG_0232.JPG

Right

海南省南海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 ©2017 All Right Reserve   琼ICP备170016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