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蓝海文苑

Lan Hai Wen Yuan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蓝海文苑

西沙海战——我司渔船发挥的作用 作者:王振显 2021-04-24

讲起西沙海战各位都不陌生,因为西沙海战是我司的一段光荣历史。今天我就跟大家一起回顾历史,感悟使命,汲取营养,传承精神,奋进今朝。

一、关于西沙群岛

我在讲述西沙海战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西沙群岛的历史归属、地理位置和战略意义:

历史归属:西沙群岛位于古代“下西洋”的航路上,中国人在很早以前就在西沙群岛上留下了足迹。19505月海南岛解放后,广东省和海南行政区水产局先后组织从业人员前往西沙群岛等海域调查水产资源。1959年海南行政区分别设立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和中沙群岛办事处,正式对西沙等三个群岛实施行政管辖。

地理位置:西沙群岛为南中国海的四大群岛之一,是南中国海陆地面积最大的群岛,其有22个岛屿,7个沙洲,8座环礁,1座台礁和1座暗礁海滩。陆地面积约10平方公里。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是永兴岛,面积3.16平方公里。西沙群岛位于海南岛的东南方,永兴岛北距海南省三亚市约300公里,西距越南430公里,是扼南海航道之要冲处南海诸岛之枢纽,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西沙群岛的战略意义:

1. 辅助保卫海南三亚的南海舰队基地和核潜艇基地;

2. 控制南海主航道;

3. 支援中沙黄岩岛;

4. 支援中国南沙及中转;

5. 开发西沙和北部湾南部海域油气资源。


图片4.png图片5.png

二、西沙海战背景

双方冲突是从19738月开始,南越军舰在西沙海域不断地驱赶和抓捕中国渔民,并登上一些岛屿。中国当时对南越的这些行为一无所知,事后才从渔民的报告中得知相关情况。中国随即采取了边防斗争中的一贯策略,派武装渔船及民兵到西沙群岛海域坚持从事渔业生产,并登上琛航岛建立生产加工海参、贝类等基地,与南越军队针锋相对。19741月15日,南越政府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派出陈庆渝(HQ-4)号和李常杰(HQ-16)号2艘驱逐舰并搭载西栖部队侵入西沙海区,并在17日派出50多名特种部队登上甘泉岛和金银岛,强行取下中国国旗,插上南越国旗。

19741月中旬,面对南越军队不断入侵和挑衅,中央预判西沙可能引发一场战争。毛泽东主席在审阅军委关于西沙局势的报告时说:“看来,不打一仗不足以维护中国的海洋主权!”定下了西沙海战的基调。1月16日,南海舰队奉命组建由海军榆林基地副司令魏鸣森任指挥的海上指挥组,率领271274号猎潜艇编队向西沙群岛海域进发,实施巡逻行动。随后396389号扫雷舰和281282号猎潜艇也相继到达西沙海域集结待命。针对南越海军1月17日的登岛行动,周恩来总理在1月18日召集了作战会议,确定了“后发制人,政治上争取主动,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大”的军事斗争方针。随即命令已经到达西沙群岛的魏鸣森“海指”要求舰艇编队立即转入战时状态。

1月16日南越政府派往西沙群岛执行夺岛任务的2艘军舰传回消息,得悉西沙海域有2艘中共武装渔船以及琛航岛上有中国民兵存在。南越总统阮文在当天的内阁会议上即做出了从西沙岛屿驱逐中国人的决定,并向在岘港的海岸一区司令部下达了亲笔手令。南越海军行动部当即决定增派2艘军舰驱逐舰陈平重(HQ-5)号和护卫舰怒涛(HQ-10)号,并搭载西栖部队前去支援已经在西沙海域的陈庆渝(HQ-4)号和李常杰(HQ-16)号,组成一支特混舰队,由南越海军第三任务组指挥官何文锷上校负责现场指挥。陈平重(HQ-5)号和怒涛(HQ-10)号于17日晚上21时左右离开岘港,18日上午9时左右抵达西沙群岛,与已在当地海域的陈庆渝(HQ-4)号和李常杰(HQ-16)号会和。当晚23时左右,何文锷收到海岸一区司令部发来的“西沙一号行动”紧急秘密指令:以和平方式占领琛航岛;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行动时间196时25分。这条电文被中国军情机构截获,并迅速转给了魏鸣森的“海指”。

魏鸣森率领的271274舰编队于17日上午10时到达永兴岛,当天下午15时即驶往永乐群岛执行巡逻任务。约18时,编队在琛航岛以南发现1艘大型南越军舰,便快速迎上去,距离300米时清楚地看到来舰是南越海军陈庆渝(HQ-4)号,陈庆渝(HQ-4)号见到271274舰编队接近,赶紧向西退走。双方军舰第一次照面,就这样结束了。

图片8.png 图片7.png

三、战争经过

18日拂晓,南海舰队收到我司渔船的报告:“南越军舰已经行动。” 271274舰编队立即启航赶往永乐群岛海域,开始与陈庆渝(HQ-4)号和李常杰(HQ-16)号对峙、周旋,呈胶着状态。上午8时30分,我司南渔402407船故意向南越军队前一天登占的甘泉岛驶去,李常杰(HQ-16)号立即前去拦截。谁知我司南渔402407船也不是好惹的,船上所有的船员从船长到渔捞员都是我司精挑细选的民兵,他们利用浅水区与李常杰(HQ-16)号周旋长达5个小时,南越军舰拦截未果。见此情形,陈庆渝(HQ-4)号丢下271274舰编队朝南渔407船冲去,结果其右锚爪挂住了南渔407舰驾驶室,两船并在了一起,摆脱不开。见此情景,南越军舰用高音喇叭不断喊话,并威胁开火。突然,南渔407船汽笛大作,船长杨贵命令所有船员拿着自动步枪、轻机枪和***等轻武器,以射击的姿态对着南越军舰。杨贵船长站在驾驶楼上面对敌舰,拉破上衣,拍着胸膛,高声大喊:“有种的往这里打!”双方相持约半小时后,陈庆渝(HQ-4)号炮口归零,随后又挂出OD旗,南渔407船才解脱对方锚爪,脱离接触。渔船斗败驱逐舰,中国军民士气大振。约18时,陈庆渝(HQ-4)号、李常杰(HQ-16)号和赶来支援的陈平重(HQ-5)号3艘军舰排成三角阵型,气势汹汹地向271274舰编队冲来。对此,271274舰编队毫不示弱,立即拉响战斗警报,严阵以待。双方距离最近仅100米,枪炮相对。最终还是南越军舰先退走了。南越3艘军舰的这个动作明显是炫耀武力,进行心试探。敌舰退走后,南渔407402船奉命前往琛航岛配合389396舰把100多名民兵运上了琛航岛。

讲到这里,在双方一触即发之际,有必要交待一下双方军舰的实力对比:

南海舰队投入作战舰艇6艘,其中:

271274猎潜艇:排水量320吨。装备有1座85毫米单管主炮,2座37毫米单管机关炮,2挺12.7毫米机枪,2座1200型火箭深水炸弹发射装置,2座大型深水炸弹发射炮,2座大型深弹投掷架。

389396扫雷舰:排水量570吨。武器有1座85毫米单管主炮,1座37毫米双管机关炮,2座双管25毫米舰炮,2座14.5毫米双管机枪。

281282猎潜艇:排水量450吨。武器有2座57毫米舰炮,2座双管30毫米舰炮,4座5联装1200型火箭深弹发射装置,2个深水弹投放器。

南越海军投入作战的舰艇4艘,其中:

陈平重(HQ-5)号驱逐舰:排水量2080吨。武器有177127毫米主炮,1座双联40毫米机关炮,2门20毫米机关炮。

李常杰(HQ-16)号驱逐舰:排水量2040吨。武器有177127毫米主炮,1座双联40毫米机关炮,2门20毫米机关炮,2门迫击炮。

陈庆渝(HQ-4)号驱逐舰:排水量1253吨,武器有2门76毫米自动舰炮,1座双联40毫米机关炮,820毫米机关枪。

怒涛(HQ-10)护卫舰:排水量650吨,武器有1门76毫米舰炮,2座双联40毫米机关炮,6门20毫米机关枪。

从以上对比可以看出,南越军舰的吨位和火力都远超中国军舰。由于281282猎潜艇是在海战基本结束后才赶到战场的,因而直接对战的4艘中国军舰的总排水量只有1780吨,不及南越1艘大舰,火力更弱,双方的硬件实力悬殊很大

1月18日南越舰队指挥官何文锷收到“西沙一号行动”命令后,制定了以夺取琛航岛为目标的作战计划,将特混舰队分成两组:第一组为打击组,由火力强大的陈庆渝(HQ-4)和陈平重(HQ-5)驱逐舰组成,任务是占领深航岛;第二组为辅助组,由火力稍弱的李常杰(HQ-16)驱逐舰和怒涛(HQ-10)护己舰组成,留在原地随时准备支援,并指定了各的现场指挥,命令各舰做好海战的战斗准备。1月19日0时,由陈庆渝(HQ-4)和陈平重(HQ-5)组成的第一组按计划出发,绕道向西然后向南,于6时左右抵达琛航岛南部,准备输送两栖部队上岛。这时,何文锷惊讶地发现中国海军的271、274舰出现在琛舰岛附近。随后李常杰(HQ-16)和怒涛(HQ-10)号报告称中国军舰389、396舰出现在他们附近。中国军舰能及时赶到,要多亏在当地海域执行任务的南渔402、407船,该两船在进行作业的同时,不仅协助海军行动,还负责监视南越军舰的行动。所以,南越军舰一开始行动,其行踪就及时报到了南海舰队。南越的登岛部队出发后,何文锷再次撮合4位舰长准备作战,并明确任务:一旦登岛失败,一组负责消灭271、274舰,二组负责消灭389、396舰,还向4位舰长交代战术,每舰锁定一艘中国军舰,4艘军舰要听命令同时开火,以突然袭击的战术迅速瘫痪所有中国军舰,同时,要求一组任务完成后,准备随时向北机动支援第二组。面对4艘小吨位的中国军舰,此时何文锷信心满满,认为只要一声令下,即可轻松取胜。

图片2.png 图片1.png

中国军舰18日23时,“海指”收到军委及广州军区电报,授权魏鸣森全权负责西沙前线敌斗争,并明确斗争原则:任何情况均不开第一枪,如越舰攻击,应坚决还击。19日5时50分,得到南越4艘军舰开始行动的报告后,271、274舰编队立即拉响了战斗警报,雷达开机,全速向南越的李常杰(HQ-16)和怒涛(HQ-10)号冲去。这时速度较慢的389、396舰编队也赶来。魏鸣森命令389、396舰留在原地,近距离紧盯李常杰(HQ-16)和怒涛(HQ-10)号,271、274舰编队则转向琛航岛南面,对付陈庆渝(HQ-4)和陈平重(HQ-5)号。约7时30分,271、274舰编队以临战状态高速插入2艘越军舰之间,距离2舰仅100米,发挥小舰机动性好和近战优势,明确己方2舰各对付1艘敌舰。10时20分,发现南越4艘军舰同时拉开距离展开进攻队形,魏鸣森见状立即发出战斗警报,通知各舰占领阵位,准备战斗。

南越特种兵登岛遭到琛岛民兵的猛烈攻击,打死1人,伤3人后退回军舰。何文锷第一时间将登岛失败的消息报告给海岸一区司令部,几分钟后,海岸一区司令亲自向舰队发出了简短而直白的命令:开火!19日上午10时24分,何文锷再陈平重(HQ-5)号舰战斗信息中心给4艘军舰下大了“同时开火”的命令。战斗开始后,双方再琛航岛西侧的南面和北面捉对厮杀,南面271、274舰对陈庆渝(HQ-4)和陈平重(HQ-5)号,北面386、396舰对李常杰(HQ-16)和怒涛(HQ-10)号。这样,西沙海战是南越海军先开的炮,但,中国海军的炮弹却先落到对方的军舰上,因为双方开炮时差就1、2秒钟,中国军舰是小口径炮,炮弹飞行速度更快。

由于吨位和火力差距太大,中国军舰事先布置的战术是:一旦打起来,各舰要边打边全速接近敌舰,发挥小舰小炮的近战优势,敢于“海上拼刺刀”,集中火力,2舰打1舰。北面的389、395舰集中打击李常杰(HQ-16)号,南面271、274舰集中打击陈庆渝(HQ-4)号(中方判断该舰南越旗舰),打击的重点是敌舰的讯通,雷达系统和指挥所,并以双口径炮扫射其舰面。第一轮炮击,271、274舰编队中靠后的274舰就被重点“照顾”(南越判断该舰为中方旗舰,双方对敌方旗舰的判断都错误),其指挥台就被炮弹击中,政委冯松柏、副舰长周易通当场牺牲;389舰后甲板被击中,燃大火,其他2艘舰也不同程度的受伤。但中国军舰勇往直前,边打边快速接近敌舰,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近战和小舰机动性好的优势。由于战斗琛航岛的南北面同时进行,为了避免混,我就话分两头来表述:

北面一开战,389、396舰就急速冲向李常杰(HQ-16)号,利用小口径炮的速射优势,重点打击其舰面炮位和通讯、雷达及指挥系统。小口径速射炮弹如雨点似的落向李常杰(HQ-16)号,虽不能造成其重创,却严重打击了包括指挥室和炮位在内的舰面人员。交战没多久,“心理脆弱”的李常杰(HQ-16)号舰就频频向何文锷求救,由于389、396舰与李常杰(HQ-16)号贴得很近,陈平重(HQ-5)号舰出手相助时,其发射的1发127毫米***击中李常杰(HQ-16)号机舱,其机舱大量进水,舰身侧倾。李常杰(HQ-16)号立即要求撤出战场,何文锷只得同意。这样,开15分钟,李常杰(HQ-16)号舰撤出战场。389、396舰逐集中火力攻击落单的怒涛(HQ-10)号,389舰虽然尾部着大火,但仍对着怒涛(HQ-10)号舰猛打猛冲,用85毫米主炮猛烈射击,在接近怒涛(HQ-10)号舰时还用反潜火箭打了一个齐。由于冲的太快,389舰甚至与怒涛(HQ-10)号发生碰擦,该舰甲板上正好摆放着准备运送给岛上民兵的轻武器,389舰不在战的舰员立即用***、***和火箭筒等轻武器向怒涛(HQ-10)号乱打了一阵,经389、396舰的连续打击,怒涛(HQ-10)号舰体受到重创,指挥室被炮弹击中,舰长及指挥室多人阵亡,军舰失去控制,原地打转,舰炮也大多哑火了,这样,北面的战事暂时停息。

1.jpg 3.jpg

南面的2艘南越军舰属于打击组,舰大,火力也更强大,因而战斗更加激烈。激战中,1发炮弹击中陈平重(HQ-5)号舰的指挥中心,引起大火,还在指挥中心的何文锷被气浪冲击,左腿摔断,因此,陈平重(HQ-5)号舰乘机撤离战场向外海退去。得知北面的李常杰(HQ-16)号逃走,怒涛(HQ-10)号失去战力的消息后,魏鸣森立即命令389、396舰全速南下,与271、274舰合力打击陈庆渝(HQ-4)号舰。这时,271、274舰舰体多处被击中,尤其是274舰,其被127毫米炮命中5发,76毫米及40毫米炮命中10多发,除主副炮、主辅机、罗经外,其他系统全被打坏,操舵设备全部失灵。即便这样,274舰毫无畏惧,以车代,仍与271舰一起快速抵达并连续炮击陈庆渝(HQ-4)号舰。389舰后舱大量进水,舰首上翘,尾部下沉,甲板上浓烟滚滚,舰员大量伤亡,仍全速赶到南面参加战斗。在4艘舰艇的合力打击下,战至11时,陈庆渝(HQ-4)号舰受伤严重,舰体15厘米以上的弹洞就多达31个,也被迫脱离战场。此时,魏鸣森发现389舰有沉没的危险,立即命令其全部驶往琛航岛抢滩,并命令396舰前去护航。整个海战过程的战场形势,真的是凶险异常。此时,陈平重(HQ-5)号舰又返回战场向271、274舰开炮,2舰不顾自身严重受损,立即全部迎上去,集中火力打击陈平重(HQ-5)号舰,至其唯一一门127毫米主炮被打坏,单边带通讯天线被打断,对外通讯全部中断,右弹药舱着火。11点25分左右,何文锷从望远镜中发现东边8—10海处有2艘中国舰艇正快速接近,其战斗意志彻底崩溃,命令陈平重(HQ-5)号舰撤出战场和陈庆渝(HQ-4)号舰一起朝东南方向逃去。后李常杰(HQ-16)号又回战场,意欲解放怒涛(HQ-10)号。见此,271、274舰和护送389舰冲滩成功的396舰又急速赶回战场,李常杰(HQ-16)号见状掉头就跑,直接回岘港去了。至此,西沙海战基本结束。281、282舰赶到战场时,只有怒涛(HQ-10)号在原地打转,立即对无法动弹、已失去战斗力的怒涛(HQ-10)号发起进攻,至14时52分将其击沉。

西沙海战胜利的消息传到军委后,中央军委对形势做出研判后,立即命令南海舰队乘胜收复被南越侵占的珊瑚岛、甘泉岛、金银岛。1974年1月20日南海舰队发起收复西沙三岛的登陆作战,动用2个连的兵力,乘橡皮艇和小舢板,在海军舰艇炮火的掩护下,顺利登上三岛。登岛作战告,伤南越士兵6名,俘虏48名,包括1名美国顾问。中国海军一举收复自1956年以来被南越占据的珊瑚岛等所有西沙群岛。

图片3.png 图片6.png

四、重要意义

西沙海战的胜利,除高层决策正确、战场指挥得力、战术得当、官兵作战英勇以外,与我司南渔402、407全体船员以及广大民兵所发挥的作用是分不开的。因此,战后南渔402、407船荣立集体二等功,驻琛航岛后组荣立集体三等功,公司民兵2人荣立一等功,6人荣立二等功,35人荣立三等功,他们在保护我国神圣的领海主权中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今天,我们在这里回顾这段历史,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司的光荣历史,学习他们的优良传统、战斗作风和创业精神,鼓励我们在新的征程上披荆斩棘,再创辉煌。


Right

海南省南海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 ©2017 All Right Reserve   琼ICP备170016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