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蓝海文苑

Lan Hai Wen Yuan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蓝海文苑

《拉练》作者:张峰 2022-06-08



当兵没拉练过算是白当了。

拉练是部队的一项训练内容,在野战部队很普遍,就是与紧急集合相结合,把部队全员单兵装备,拉到野外进行机动训练的一种方式,有时候还会在拉练过程中结合多项多内容多科目的训练。

我所在的五十四集团军是叶挺的部队,也称“铁军”,在军队里也是响当当的王牌军。

每年都有一次长途拉练,这当兵最苦的时候。

天色将晚,匆匆吃过晚饭,紧急集合的哨子让人绷起了精神。身上捆着几十根的带字、绳子,几十斤的行囊背在身上:被子、褥子、床单、换洗的衣服、脸盆后在背包外,还有什么***、子弹带、水壶、***、防毒面具,铁锹、干粮甚至还有干柴。滴哩挂啦滴哩挂啦.....

临近退伍的那一年,记得很清楚,是11月11号傍晚出发,目标还是太行山里。因为在机关,又负责新闻宣传,跟着领导的车没吃多少苦头便到达宿营地。

很深很深的山里,一个小小的村庄,望不到头的山。不知道在河南还是在山西。

安营扎寨后的第一顿早餐,蒸米饭的水浇上一点面糊糊,稀薄稀薄地,喝起来怪怪的味道,有点腥、有点咸,甚至于有几个兵吐了起来。

谁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上午的训练内容是班进攻。漫山遍野都是兵,这才发觉,整片的山上几乎没有一棵树,全是那焦黄的野草和枯败的荆棘。山不高也不陡,眼前所见,只是那成群的黄牛,还有那黑如碳白如雪的山羊,一点一片的绿肯定就是我们的兵了。

一个上午在山坡冲冲杀杀,很多人早已是汗流浃背,尽管已是深秋。山坡上弥漫着浓浓的腥臭,脚下湿滑,是那新鲜的牛粪,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呛人的味道。

中午回到营地,准备打水冲一冲身上的汗水。在村子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口水池,浑浑的半池水,看上去是浑浑的绿,泛着暗黄色的泡沫,一股从令人作呕的味道扑鼻而来。

这样的水能洗澡吗?这是什么水啊!光着膀子或者穿着大裤衩的兵们开始闹嚷嚷地叫了起来。

妈的,吼什么吼,这是老百姓吃的水!也是你们要吃的水!

不知是谁在人群里扯开嗓子,人群一下子鸦雀无声,所有人呆呆地如同雕塑一般。

午饭是吃不下去了。

有人趁着午休到小村里转了一圈,我也一样。可惜的是,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连一个小卖部也没有,只能悻悻而归!

村里人告诉我们,他们常年吃的就是那个池子里的水,那是从山上积攒下来的雨水。村子小,买包盐也要走出几十里的山湾。

高强度的训练一天强似一天,饭菜还是难以下咽。苦巴巴地熬着,也不管嗓子一直冒烟。

熬过一天还有明天,山上的牛粪,水池的梦魇,不知道有完没完。

第三天的早上,炊事班从百里外的县城拉来了的油条,是那种半生不熟的面疙瘩还夹杂着明矾。

一连三天,油条、明矾。打那以后,看见油条就会胃酸。

记得那天午饭,全团集合,团长站在高高地站在水池的边沿,嘶哑的嗓门冲着我们高喊:今天的训练为了明天的实战,军人的眼里没有困难。这里的水、这里的山不是摆设的沙盘,一口水都喝不下,是孬种的给我滚蛋。

后来,我看到战友们在山上生龙活虎,吃饭时狼吞虎咽。

其实,无论什么时候,处在什么环境,人呢,都要学会改变。你改变不了环境,就要改变自己。

最基本的要求是能够活下来,什么是苦什么是难,过去了就是云烟,说别的都是扯淡!


Right

海南省南海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 ©2017 All Right Reserve   琼ICP备1700160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