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蓝海文苑

Lan Hai Wen Yuan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蓝海文苑

年的烦恼----作者:张峰 2022-06-09



说过年,其实就是过春节。本来是很喜庆的事,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眼看春节就要到了,还在拼命地忙着。各种会议、各种慰问,像个陀螺一样无休无止。

我的印象中,春节是中国最热闹、最隆重的节日。打小的时候就对过年有这不同寻常的期盼,只记得过年有肉吃,可以尽情地玩耍,大人也不会打你骂你,几乎所有人都是笑呵呵的,无论是穷还是富。那时候就想着能天天过年就好了。

最开心的莫过于放鞭炮。年前,父亲会给我们买一挂鞭炮,50头那种邻村捻的大炮仗。拿到手里像个宝贝,一个一个拆开,旮旯墙角找地方藏起来,兜里揣上三两个,或者点上往半空里一扔,谁的高谁就很牛气,或者跑到踢毽子小姑娘们身后,一声爆响看丫头片子们四散狂跑。最热闹的就是河南河北两个村子比炮仗,我们村在河的南岸,地势高人气也高,大年初一,老老少少跑的河边跟河北的比炮声,每一年这都是重头戏。输多赢少的河北人,没办法挑出红围脖来,惹得成了笑话。

可现在过年,觉得一点味道也没有。

平常吃肉很少,改吃青菜了。天天像过年,对年也就不稀罕了。

看看现在过年,网上都说了:过年花销,难以承受;春运拥堵,一票难求;没有对象,家人逼婚;混得不好,无颜归家;聚会攀比,造成矛盾;订年夜饭,容易被宰;娘家婆家,回谁家好;亲朋众多,疲于奔场。

真的有点纠结。

春节的状态你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我是这个样子:繁重的购物任务、有限的假期时间。当你历经千难万险差点淹没在春运大潮中终于回到家人身边,想和家人其乐融融地过个团圆年时,面对的却是被红包和应酬透支了的钱包、围着你问长问短的三姑六婆,甚至还有随着与家人亲密相处时间的增加,可能变多的闲言碎语、家长里短……时间、钱包、同学聚会、各种社交压力,扑面而来。

忙的团团打转,却有些失落茫然。

回不回山东,纠结。确实想回去。毕竟两位老人在啊。去网上看看机票,票价都是翻番,高铁票抢破头还是无功而返。

今年回去两次,就我一个人。父母很失望,我也觉得很不安。

女儿面临高考,年前补课到除夕,年后初二又开始。儿子要考初中,补课的钱也交了,不去也不会给退的。奶奶的,现在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学校里总是不好好教书,只有收钱补课才能学到东西。真是有点混账。

一年挣不了几个钱,扔在路上很多。媳妇说我给航空公司打工,我也觉得很冤。

回吧?不回?不回去就是不孝。

有哥们出主意,把老人接来过年。前几年老人来过,住了两个月,吃不惯,住不惯,没人聊天,说是像蹲监狱。任凭怎么动员,坚决不再来了。

左也是难,右也是难。

一切顺其自然。

女儿说得对,高考完了,回家好好陪陪爷爷奶奶!

看不见老人的背影,给不了他们欢颜。做儿女的怎么就这样没心没肝。

唉!

(写的匆忙,见谅)


Right

海南省南海现代渔业集团有限公司 ©2017 All Right Reserve   琼ICP备17001608号-1